第2章 今夜的月光就像他的眼睛(一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0-18 18:16:29|字數:3322

Part.1

多年后。

十二月底,全國大面積降溫。

趙雪梨走出大學宿舍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今天是周末,她想回家拿點東西。趙濟橙聽說后,特意開車來接她。

趙雪梨和趙濟橙是親兄妹,趙濟橙只比趙雪梨大三歲,卻格外疼這個妹妹。

趙濟橙見雪梨哆嗦了一下,立刻將脖子上的圍巾拿下來。他用圍巾把她的小腦袋裹得嚴嚴實實的。只留下一雙烏黑通透的眼睛。

上車后,趙濟橙輕車熟路地開出了B大,他把車上的暖氣開到了最大。趙雪梨坐在他心愛的座駕上,她覺得暖氣有些迷眼。

她安靜地看著窗外飛速倒退的高樓,夜晚的B市斑駁陸離。車窗上有薄薄的霧氣,她用食指在上面畫了一顆大橙子,在橙子旁邊寫了兩個字:哥哥。

車子很快行駛到了一個地方,趙雪梨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,向趙濟橙投去詢問的眼神。

趙濟橙說:“臨時有個聚會,委屈一下妹妹,陪我參加,我保證不超過一小時?!?/p>

趙雪梨抿了抿嘴巴,覺得不甘心,臨下車時,她在車窗上的“哥哥”兩字前加了一個“臭”字。

趙濟橙看著代表自己的大橙子和“臭哥哥”三個字,有些無奈,他伸手揉了揉趙雪梨的短發。

趙雪梨不喜歡參加哥哥口中的聚會。每次一進大包廂,總是煙霧繚繞、燈光昏暗、聲音嘈雜,讓她找不著北。

趙濟橙剛走進去,很快就被人給拉走了。臨走前,趙濟橙囑咐紀小樓照顧好雪梨。紀小樓是趙濟橙的小女友,比趙雪梨大一歲,她家跟趙家是世交,她經常來趙家玩,跟趙雪梨很熟了。

紀小樓見到趙雪梨很開心,挽著她的手說:“你終于來了,我都在這里待膩了?!彼穆曇籼鹛疖涇浀?。

紀小樓和趙雪梨都是慢吞吞的性子,兩人性格相近,所以玩得很好。

“不喜歡待在這里,那怎么還來……”趙雪梨下意識地問。

“因為他們說你哥會來?!奔o小樓毫不掩飾自己對趙濟橙的愛慕之意。

“哦?!壁w雪梨輕輕地應了一聲。

“我們去那邊坐會兒吧!”

紀小樓拉著趙雪梨準備去一旁的沙發坐著,趙雪梨卻問:“可以去那邊嗎?那邊人很少的樣子?!?/p>

紀小樓看向她指的位置,輕輕啊了一聲,“那邊……最好還是不要去?!奔o小樓小聲說,“薄何不喜歡別人坐他身邊?!?/p>

“薄何?”趙雪梨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。

“對啊?!奔o小樓說,“就是薄神,這樣說你有沒有熟悉點兒?”

趙雪梨想起來了,這是室友經常在她面前提起的一個名字。

“薄神是大萬集團的獨生子,B城四少之一。他年紀輕輕便有了自己的公司,公司業務涉及電子競技、娛樂等領域。而且他寫的字超級好看,如果我能有一份他的簽名,這輩子就滿足了!要知道,薄神是公認的大帥哥,他的微博粉絲有四千多萬,大家都稱他‘老公’!”

包廂溫度太高,趙雪梨覺得很熱,臉上泛出了紅暈。她脫下黑色的羽絨外套,里面是一件寬松的白色毛衣。她的臉蛋在白毛衣的襯托下更是顯得白凈透紅,分外好看。

“你們站在這里干什么?找個地方坐???”趙濟橙過來見她們還站著,環顧四周,“這邊,這邊人少?!彼贿呎f著,一邊將他們帶到了方才趙雪梨說的位置,正要說話,又被人拉走了。

趙雪梨和紀小樓面面相覷。趙雪梨看到一個男人姿勢慵懶地靠在沙發上,低頭玩著手機。

她想了想,走過去,輕聲問:“你好,我們可以坐這里嗎?”

那男人抬起了頭,趙雪梨便看到了一雙漆黑的眼眸,在昏暗的燈光下,他的眼睛似乎會發光。他回了句:“隨意?!甭曇舨桓卟坏?。

對方態度有些冷漠,趙雪梨和紀小樓在他身邊拘謹地坐下。

周圍還是熱熱鬧鬧的,只有這片地像被一塊透明的玻璃隔絕了一般,安靜極了,正如旁邊的他。

光線很暗,身邊的人沉默著,趙雪梨不敢說話,好像一說話,便會破壞這樣的氣氛。

薄何修長漂亮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跳躍,他玩的是最近很熱門的一款手機游戲??吹剿腹欠置鞯氖直?,趙雪梨想到室友說的“他寫的字超級好看,如果我能有一份他的簽名,這輩子就滿足了!”

忽然,有一群人過來了。有人問:“薄神,這倆小姑娘是你帶來的嗎?”

然而,當事人并沒有搭理的意思,依舊懶懶的靠在沙發上,頭都沒抬一下。

“薄神什么時候會帶姑娘了,別瞎說!”

“怎么不是,你看他們穿的毛衣都是情侶款的!”

趙雪梨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毛衣,再看看薄何的。他穿著灰色的毛衣,毛衣款式和她的很像,寬松、高領,乍一看,這兩件衣服真的很像情侶款。

“再說,如果不是薄神帶過來的,誰敢坐他身邊?薄神,你對這倆姑娘做了什么,嚇得她們像小學生一樣端坐著?!?/p>

這群人似乎對薄何身邊出現的異性十分感興趣,一直在起哄。

趙雪梨想,她是不是真的不該坐過來。

“水……”忽然,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入她耳中。薄何的聲音不大,在身邊雜音環繞的情況下,她卻聽見了,也許是因為他的聲音格外好聽。

哄鬧的人們忽然安靜下來,趙雪梨抬起頭,發現薄何的視線正停在她身上。她想了想,才明白他是在對自己說話。

趙雪梨趕緊找水,看見一張放著一個巨大果盆的桌子上擱著一杯水。

應該是這個……她拿起杯子遞給薄何。

對方慢條斯理地接過水杯,不急不緩地喝著。

趙雪梨呆呆地看著,腦海里又浮現室友的話——“要知道,薄神是公認的大帥哥,他的微博粉絲有四千多萬,大家都稱他‘老公’!”

真的……連喝水的姿勢都這么好看!

“這倆姑娘有點兒眼熟!”有人認出了趙雪梨和紀小樓,“這不是趙帥的妹妹和小女友嗎?薄神,你居然奴役趙帥的妹妹,趙帥可是把他這個妹妹捧在手心里疼,喝個水都恨不得親自為她喝!”

“誰奴役我妹了?”這時,中途過來看妹妹的趙濟橙走了過來,他喝了點兒酒,眉宇間已有幾分醉意。

紀小樓忙跑過去扶他。

趙雪梨生怕趙濟橙喝多了酒會鬧事,忙站起來說:“沒有,哥,沒有誰奴役我……”

小姑娘這副著急的模樣,如偷偷戀愛被家長發現了一般。大家的目光在趙雪梨和薄何之間游移,臉上的表情都有點兒意味深長。

“沒被欺負就好!”趙濟橙揉揉妹妹的短發,向眾人發話:“警告你們,別欺負我妹妹。我妹妹雖然乖巧懂事,但她的哥哥很不好惹!”

趙濟橙說這些話時,趙雪梨感覺沙發上那人的視線一直在她身上。她覺得很尷尬,哪有這樣夸自己妹妹的……

趙濟橙說了一會兒,才發現薄何,于是興奮地說道:“薄何?你怎么坐在這里?快!正好三缺一,一起打牌,我要把上次輸給你的錢贏回來!”

“好啊……”這大概是薄何今晚說的字數最多的一句話,聲音懶洋洋的,卻格外好聽。

于是,他們打起了牌。紀小樓坐在趙濟橙的左邊,不時給他倒水、遞煙,乖巧得像趙濟橙的另一個妹妹。

趙雪梨倒是閑著沒事干,她坐在趙濟橙的右邊,另一側便是薄何。

那天,趙濟橙沒有像之前所說的按時帶她回家,但她卻出奇的平靜。

趙雪梨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只拿牌的白凈之手。他抓牌、出牌,偶爾會夾著一根煙。指如蔥根,動作懶散。

打牌時,周圍不時有人大聲說話,表情浮夸,連趙濟橙偶爾都會抱怨兩句,只有薄何自始至終安安靜靜的,神情淡漠,像靜謐的深夜里,仰頭便能看見的那一輪明月。

其間,薄何起身接了個電話。已經輸了好多回的趙濟橙等不及了,他讓趙雪梨幫忙摸牌。

幫薄何摸牌……趙雪梨竟然緊張了起來,她每摸一張牌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摸得不好。

趙雪梨摸完牌后,薄何還在接電話,趙濟橙便讓她幫薄何整牌。

以往逢年過節,家里人都會聚在一起玩,打牌是必不可少的項目,趙雪梨多多少少學會了一些。

她認認真真地幫薄何整理好牌,發現牌還挺好的。這讓她松了一口氣,應該不會打斷薄何的連勝了。

電話還沒打完嗎……趙雪梨微微側頭,偷偷看向他,卻看見后者正坐在沙發上,用手撐著額頭靜靜地看著她,他已經打完電話了……

趙雪梨的臉瞬間就紅了。

薄何為什么看著她?趙雪梨根本不敢問。

大大咧咧的趙濟橙看見薄何回來了,吼了一聲:“趕緊上桌,這局你不送錢都難……”

趙雪梨看著薄何不緊不慢地走了過來,上了桌。他面對趙濟橙那副“我牌很好,趕緊給我送錢”的囂張樣,依舊淡定如初。

五分鐘后……

趙濟橙氣沖沖地將牌甩在桌子上:“我以為我的牌已經很好了,怎么你的比我還好?無恥!薄何!”

這時,趙雪梨聽見薄何淡淡地說道:“是雪梨摸得好?!?/p>

他的嗓音如泉水,細細流淌,撩動人心。

明明只是說摸牌摸得好,趙雪梨卻覺得這句話是那么令人想入非非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此致敬你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/5796152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3:33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