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他在身邊就溫暖起來(二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1-19 18:29:26|字數:1763

Part.2

趙雪梨回到座位,環顧四周,依然沒有看見薄何,好像方才在門口發生的事只是她的幻想。

可那真實的觸感和她下意識的反應那么強烈地印刻在她腦海里,從小到大,她從沒有如此緊張過,甚至還帶著一點兒小刺激。

就在趙雪梨坐在位子上發呆時,薄何出現了,他從機艙那邊走過來。方才那個一直獨坐的女孩兒看見他,原本冷漠的眼神終于有了變化。她雖然沒有太大的動靜,但從她眼神中可以看出,她期待薄何能與其同坐。

然而,薄何并沒有停下腳步,他繼續往前走。趙雪梨感覺自己好不容易平復的心跳又漸漸加快了。

她看著薄何離她越來越近。薄何走到她面前,像紳士一樣禮貌地問:“請問這個位子我可以坐嗎?”

那位子正好在她旁邊,這整架飛機都是他的,何況只是個位子。

“喂!薄何,那么多座位,為什么要坐我妹旁邊?”這時一道惡狠狠的聲音響起,原來是不遠處的趙濟橙看到這一幕,提出質問。

紀小樓見了,忙拉住趙濟橙:“我忽然肚子疼,你陪我去上廁所!”

“廁所那么近自己過去!”

“人家肚子疼走不動,你陪我!”紀小樓說著便連拽帶拖將趙濟橙拉走。

客艙里恢復安靜,大家看薄何和趙雪梨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深意……

“可以嗎?”薄何禮貌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趙雪梨點點頭說:“可以……”

客艙內座椅之間的空間非常大,趙雪梨坐在靠走道的位子。薄何進去的時候,為了方便,她應該移到里面靠窗的位子上去,可鬼使神差,她竟然只是起身,讓薄何坐進靠窗的位子。

這樣,趙雪梨便坐在過道旁的座位上,薄何出去干什么時都得經過她。

這讓趙雪梨無形中多了幾分壓力,她想,她是不是中途不能睡覺,萬一薄何要出去上個洗手間什么的,她若是睡著了豈不是很影響他?

就在趙雪梨胡思亂想時,薄何提醒她:“安全帶?!彼穆曇舻?,卻嚇了她一跳。

航班準備起飛,她竟忘了系安全帶。

“薄何,照顧好我妹妹!”陪紀小樓去洗手間回來的趙濟橙,朝薄何吼了一句。

趙雪梨系好安全帶后,飛機滑入跑道準備起飛。

大概飛行了二十分鐘,便有空姐過來了。

這是薄何的私人飛機,飛機上的餐食種類自然比普通飛機上的多,讓人眼花繚亂。在空姐的介紹下,趙雪梨點了一個蛋糕和一杯咖啡。

“薄先生,請問您需要點什么?”空姐禮貌地問,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有對薄何的欽慕之情。

薄何點了一杯咖啡。當空姐把咖啡遞過來時,正在翻閱雜志的男人說:“麻煩幫我遞一下,謝謝?!?/p>

趙雪梨乖乖地從空姐手中接過咖啡,她注意到薄何的餐桌并沒有放出來,見他看雜志又看得那么認真,有些不想打擾他。

趙雪梨把咖啡先放在自己的餐桌上,然后幫他把餐桌打開,再將咖啡輕輕擱在餐桌上。

紀小樓雖然坐在趙濟橙身邊,但仍在悄悄觀察這邊的狀況。本應該被照顧的趙雪梨,此刻正悉心照顧著那個答應大橙子要照顧她的人……

這一幕可別被大橙子看見了,否則大橙子會生氣的。但她怎么有些羨慕呢……

如果大橙子也能對這樣對她就好了。不要太嚴格,即便是這樣不冷不熱都好。

正靠在椅背上喝茶看報紙的趙濟橙忽然感覺身邊有一道熾熱的視線,他瞟過去,見紀小樓正目光灼灼地望著他。

趙濟橙感覺她有些不對勁,皺了皺眉,問:“怎么了?”

紀小樓張了張嘴,又抿了抿嘴巴,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。

趙濟橙放下報紙,問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紀小樓吸了吸鼻子,說:“大橙子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?”

“怎么忽然這么問?”

紀小樓沒說原因,只說:“你已經好久沒親我了,你親吻我……”

“乖點兒就親你?!?/p>

“我還不乖嗎?這個學期我都很乖的。期中考試的時候,我是全班第十名;期末考試的時候,我是全班第五名?!奔o小樓一邊掰著手指一邊說,“英語四級考試我也過了,英語六級我準備復習。人家都說大學了該好好玩玩,只有我還在認真復習,好好念書,還不是因為我想要跟上你的步伐……可是你好久都沒有給我獎勵了,我……”

話沒說完,一個吻在紀小樓唇邊落下。這個吻,暖暖的,軟軟的,她的心跳驀地停了半拍。

紀小樓突然覺得眼睛有些濕潤,似是迷了一層霧。

在紀小樓愣神之際,親吻她的男人往一旁退了退。趙濟橙沙啞低沉的聲音響起:“好了,乖點兒?!?/p>

紀小樓紅著一張臉,低著頭,抿著唇,臉上是藏不住的甜蜜,她覺得開心極了。

她身邊的趙濟橙低頭重新拿起報紙,他的嘴角慢慢揚起,他也很愉悅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此致敬你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/5844541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4:57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