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他在身邊就溫暖起來(三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1-19 18:30:09|字數:1775

Part.3

蛋糕是巧克力味的,甜而不膩,出奇地好吃。

趙雪梨慢慢咀嚼著巧克力味的蛋糕,細細品嘗著它的味道。

這時,一個年齡相對偏大的空乘朝她走了過來,手上端著粥和青菜。

趙雪梨想,這是誰點的餐?她可沒有點。

那空乘走到她身邊,說:“薄先生,您早上還沒吃早餐,您多多少少吃一點兒吧,否則您的胃病又該犯了?!焙髞?,趙雪梨才知道這位年齡偏大的阿姨是薄何的私人管家。

薄何從雜志中抬起頭,說:“謝謝,蔣媽您費心了,我暫時不需要?!?/p>

蔣媽感到為難,她站在原地沒動,顯然是希望薄何能夠吃一點兒。

薄何有嚴重的厭食癥,每次吃飯時都只吃一點兒,有時根本不吃,最多喝一些營養液維持體能,這令他身邊的人都很擔心。

“是白粥嗎?”這時,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,“看起來很好喝?!?/p>

蔣媽低頭,看見一個長相清秀的小姑娘,她的笑容,給人的感覺很好。一時間,蔣媽竟然不知該怎么回復這個姑娘。

趙雪梨輕輕地問:“我可以嘗嘗嗎?”

蔣媽將白粥遞給她,她實在無法拒絕這么漂亮又溫柔的女孩子,這和她以前見過的小丫頭完全不一樣。

“謝謝!”趙雪梨朝她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。

接過粥,趙雪梨用瓷勺舀了一小勺嘗了一口。白粥入口,軟糯清香,十分好喝。

趙雪梨看著沉默的薄何,喝著他的白粥,問:“真的很好喝,你不嘗嘗嗎?”

蔣媽眼神一緊,一般被薄少爺拒絕過的人都不敢向他說第二遍,這姑娘是有什么特權嗎?

蔣媽緊張地看向薄何,薄少爺的脾氣不好,不知道他會不會生氣。要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兇這個小丫頭……說實話,她還挺心疼。

她雖然是第一次見這小姑娘,但她對這小姑娘的印象非常好。

就在蔣媽擔心之時,薄何說:“蔣媽,麻煩再來一碗?!?/p>

蔣媽眼睛一亮,薄少爺肯吃東西了,她應了一聲,趕緊重新端了一份早餐過來。

“粥的做法雖然很簡單,但是要做好吃還是很不容易的?!壁w雪梨說,“《紅樓夢》里寶釵曾經介紹過她的養神補品——每日早起,拿上等燕窩一兩,冰糖五錢,用銀吊子熬出粥,若吃慣了,比藥還強,最滋陰補氣的?!?/p>

“你認為我需要補氣?”薄何忽然一挑眉,問道。

“???”正一本正經介紹粥的好處的趙雪梨,聽他這么一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“你認為我需要補什么方面的氣?”

薄何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趙雪梨感覺自己的耳朵在逐漸升溫。一旁的蔣媽都聽得臉紅心跳,她從未見過薄少爺這樣撩撥一個姑娘。

蔣媽本以為姑娘會不好意思開口,沒想到她竟然軟軟地說:“你先吃,吃了我再告訴你?!?/p>

這么溫柔乖巧的小姑娘,誰都不忍心拒絕。于是,蔣媽便看見薄少爺舀了一勺白粥送入口中。

這簡直是歷史性的一刻,平日里什么都不愛吃的薄少爺竟然喝了整整一碗粥。這讓蔣媽和薄何的朋友對趙雪梨另眼相看。

“我覺得薄神以后可以把雪梨妹妹帶在身邊,不想吃飯的時候,讓雪梨妹妹哄哄就行了!”有人打趣道。

“開什么玩笑!我妹妹身份高貴,怎么能哄薄何吃飯!”趙濟橙第一個不贊成,“她都沒哄過我這個哥哥吃飯!”

紀小樓趕緊說:“我可以哄你吃飯!”

趙濟橙摸摸她的腦袋:“大人說話,小孩兒別插嘴?!?/p>

“……”

機艙里一片歡聲笑語。

被調侃的趙雪梨安安靜靜地坐著,她低垂著頭,一副乖巧的模樣??扇糇屑毧?,就能發現她臉上消散不了的紅暈……

一早出發,到達M河機場已經是下午了。

一出機艙門,趙雪梨便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刺骨寒冷。這種寒冷,不管穿多少衣服都沒有用。

不過,眼前的景色實在太美了。白茫茫的大雪籠罩著整個機場,偶爾會有穿著厚實大衣的地勤路過。

擺渡車早已在機場外等候。紀小樓冷得直哆嗦。

趙濟橙也受不了這種寒冷,說:“為什么我不在家好好待著,要來這里受苦……”說著,他催兩人趕緊上車。

趙雪梨也冷,但她卻很喜歡這個被大雪覆蓋的白茫茫的城市,還有那個被眾人簇擁著的薄何……

“你最好別打薄何的主意?!边@時,她耳邊傳來一道冷漠的女聲。

趙雪梨聽見了,紀小樓也聽見了。

趙濟橙冷得受不了,先鉆進擺渡車了,他沒聽見。

趙雪梨回頭,是那個獨自坐著的女生。

她留著一頭齊肩短發,穿著卡其色的大衣,搭配長筒靴,漂亮且干練。她的眼神中有意思孤傲,有點不可一世。

這女生一直盯著趙雪梨的眼睛,似乎想從她的眼睛中看出什么。

“薄,是我的?!边@個女生自顧自地說著,沒有人回答她的話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此致敬你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467/5844542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5:08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