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寧寧,叫陸叔叔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0-11 16:20:19|字數:3028

連載之前的話:

這周開始,《淮南以寧》開始在喵媽的公眾號上開始連載了噢!

陸叔叔和歸寧的故事之旅開始啦!

大家準備起飛了嗎?

正文:

在別人眼中,陸淮南是個冷酷無情的有錢人;是沒有骨肉親情的無心人;是自私自利的商人……總而言之,他就是個壞人。

沒認識他之前,歸寧也不曾想過自己會喜歡上這樣一個“壞人”。

沒認識陸淮南的這十多年,歸寧過得無欲無求。

母親徐耀青說:“我家歸寧對什么都不感興趣,再好的東西都興致索然,不愛交朋友,喜歡獨處?!?/p>

徐耀青的朋友說:“這是因為從小到大,歸寧都是歸家的掌上明珠,她想要的都有,不想要的也都有。所以對什么都失去了興趣?!?/p>

午后,歸寧坐在父親歸福貴的辦公室,看著窗外盛開的合歡樹,如扇子一般的粉色絲絨花絲一根一根。

很多人喜歡櫻花,她卻更喜歡合歡花。

古有云“萱草忘憂,合歡蠲忿?!?/p>

蠲忿,意為消除忿怒。

除此之外,她也喜歡合歡花的韌勁,合歡花雖喜歡溫暖的環境,但它抗寒能力卻非常強。

歸寧看著手中的合歡花,希望自己能像它們一樣,即使生長在富裕的環境,也有抵抗困難的能力。

她掰著合歡花瓣數著,數著合歡花的第一百零一根的時候,辦公室的門被打開。

父親歸福貴爽朗的聲音從外面傳來:“來來,陸總,這就是我的辦公室,雖然不及B市的黃金地段,但在我們這種小市級城市也是數一數二的?!?/p>

歸寧撥弄著花絲,已經習慣了歸福貴口中各種張總、三總、李總、四總的稱呼。

對于這個陸總,她并無多大興趣,連頭也沒回。

不一會兒,門口傳來一抹低沉溫潤的男音:“您謙虛了?!?/p>

歸寧手一頓,這陸總聲音倒是十分好聽,不像過去的那些“總”,跟父親一樣,聲音氣勢如虹,與人交談時嗓音巨大,唾液橫飛,生怕別人聽不見他們說話的聲音。

歸寧總這樣不客氣的形容歸福貴,歸福貴寶貝這唯一的女兒寶貝得緊,又是純粹的生意人,沒什么文化,根本不介意,甚至笑哈哈地說:“是是,寧寧教育的是!”

歸寧從合歡樹的花絲中抬起頭,見父親客氣地領著一個西裝革履的英俊男人走了進來。

英俊……

歸寧挑挑眉,這男人和她之前見過的各類“總”都不同。

年輕、俊朗,從他上下身的衣著和言行舉止可以看出跟父親完全不是一類人。

他一舉一動中都是從小養出來的貴氣,面對父親的大嗓門,他從始至終保持淡淡的微笑,修養極好。

無論歸福貴與他怎么交流,他都保持幾分恰到好處的客氣與禮貌。

“爸?!睔w寧喊了一聲沒看見她的歸福貴。

見她趴在辦公桌后,歸福貴比較意外:“寧寧?今天怎么有空到爸爸這來玩了?”

歸寧告訴他:“明天就要去大學報到了?!?/p>

“我的寶貝女兒上大學的事我可記著,我已經安排你吳叔叔送你去了!”歸福貴笑呵呵地說,“爸爸辦完手頭上的事就立刻去你的大學看你!”

“不用,我來是想跟你說,我自己坐車去學校報到就行,不用麻煩吳叔叔了?!?/p>

“這怎么行!你可是第一次離家這么遠去一個陌生的城市,雖說B市你以前去旅過游,可這上學是長期待在那里,跟旅游可不一樣?!?/p>

歸寧不吭聲,雖然臉上沒太大表情,但歸福貴知道她生氣了。

平時歸福貴什么都依著歸寧,但這件事他不想讓步,畢竟他老來得女,對這個女兒寵愛有加,不容有半分閃失,如果不是因為他近日剛好有要事在身,必定是要親自送她去學校的。

“歸總,這樣,剛好明天我要回B市,如果你放心的話,我可以送歸寧小姐去學校?!?/p>

這時,一抹清潤的聲音打破了兩父女的爭論。

歸寧抬眼看向那個一直未吭聲的男人,黛眉一皺。

男人也朝這邊看來,他面貌十分好看,朗眉墨眼,鼻挺唇薄,清雋如風,真真正正的氣宇不凡。

可……長得好看又怎樣!她討厭他多管閑事。

歸福貴聽見他這樣一說,十分開心:“對了!是我糊涂了,還沒給你介紹!”說著拉過歸寧,“陸總,來來,我跟你介紹介紹,這是我女兒,歸寧?!彪S即又對歸寧介紹,“寧寧,這是陸總,陸中集團的大少爺?!?/p>

歸寧懶懶地掀了掀眼皮,連招呼都懶得打。

男人看見小姑娘的表情,漂亮的嘴唇勾了勾,并不打算跟剛剛成年的她計較。

倒是歸福貴喜悅地說:“能讓陸總親自送寧寧去學校那真是太好了,寧寧,一路上你要聽陸叔叔的話,不要給陸叔叔添麻煩知道嗎?”

沒等歸寧回復,歸福貴又自夸道:“不過我女兒從小就被我們教的好,懂禮貌,絕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的?!?/p>

歸寧見父親心意已決,便不再多說什么,拿了包便離開了辦公室。

“唉,寧寧你去哪?”

“回家?!鳖^也不回的淡漠聲。

“我這女兒真是被我寵壞了,陸總別見怪!”身后還能聽見父親與陸淮南的交談聲。

“歸總見外了……”

“對了,陸總是怎么知道小女的名字?”

“經常聽歸總提起你女兒的名字,自然沒忘……”

“噢噢,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!”

次日一大早,徐耀青便幫歸寧做好了早餐。

歸寧例行吃完早餐后,管家進來說:“老爺,夫人,小姐,陸總的車已經在門口等著了?!?/p>

“陸總真守時!”歸福貴忙放下餐具,高興地迎了出去。

歸寧喝了一杯牛奶,不急不緩地擦完嘴。

“寧寧,吃完了嗎?”

“嗯?!?/p>

“出去吧,別讓陸總等久了,據說這陸總可是個大人物,也是你父親生意上重要的合作伙伴,你可要和他好好相處。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?!睔w寧悶聲道。

在徐耀青的千叮嚀萬囑咐中不情不愿地走到了門口。

遠遠地,歸寧便見陸淮南的兩輛車停在院子里,一輛是商務車,一輛是私家車。

徐耀青幫她準備的三個碩大的行李箱,正被一一搬上那輛商務車。

那個人正站在私家車旁與她的父親交談,比起父親臉上的笑意,他顯得客氣又淡漠得很。

又是一身筆挺的西裝,好像不管在什么場合,他都穿的那么嚴謹又古板。

可偏偏又遮擋不住他渾身高雅清貴的氣質,與俊美的容貌。

以前聽父親提過,陸家大少爺陸淮南城府很深,令人捉摸不透,表面上看起來都很好,對誰都客客氣氣的,其實都是逢場作戲,沒人能與他深交。

哼,歸寧心想,既然冷漠為什么還要多管閑事?

“寧寧,快過來,準備出發了!”

歸福貴的聲音打斷了歸寧的思緒,她抬眼,便見陸淮南也看向這邊,神情淡淡的,眼睛卻漆黑如墨,幽沉如水。

歸寧故意慢慢地走了過去,歸福貴見了,催促道:“寧寧,快過來呀!”

待到歸寧走過去又叮囑了幾句,才跟徐耀清依依不舍的回家了。

陸淮南看著眼前歲數不大,卻傲氣十足的漂亮小姑娘,紳士地幫她打開了車門。

小姑娘說了句“謝了”便上了車。

陸淮南挑了挑眉,很意外小姑娘還挺有禮貌。

隨后也上了車。

車上就三人,司機、陸淮南,和坐在后面的歸寧。

歸寧無話可說,陸淮南本就話不多,這一路到達B市,車內一片沉默。

到達B市時,已經是后半夜了,陸淮南將歸寧安排在B市市內陸中集團旗下的七星級×酒店:“明天早上八點我過來接你吃早餐然后去學校報到?!?/p>

這是那天,陸淮南第一次對歸寧開口說話。

“十點?!睔w寧拒絕了八點的提議,“我自己在酒店吃完早餐十點你帶我去報到就行?!?/p>

陸淮南看她一眼,對于這個很有主見的小姑娘,脾氣很好地應下:“好?!?/p>

歸寧拉著門:“還有事嗎?沒事的話,我關門了?!?/p>

驅客的態度很明顯。

“早點休息?!?/p>

輕“哼”一聲,歸寧沒好氣地將門關起。

沉重的木門將兩個大男人關在門外。

一旁,陸淮南的助理里邦皺眉:“陸總,我怎么感覺,這位歸總千金好像對你充滿了敵意?而且,陸總是否太遷就她了……”

面對里邦的維護,陸淮南言簡意賅:“小孩子而已,不用太計較?!?/p>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淮南以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/5842532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5:57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