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住在最頂層的那個男人(四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2-11 13:54:07|字數:3782

Part 5

還沒等到里邦調查出是誰在散播謠言,歸寧就出事了。

說來很戲劇。歸寧和往常一樣去圖書館,由于查一份上課用的資料晚歸。她從圖書館出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黑沉。

黑幕般的天空上一顆星星都沒有,四周刮起了涼風,吹著地上的落葉四處飄零。

路上已經沒行人了,大抵因為暴雨將至,學生們都早早地回了寢室。

歸寧走到一半時,感覺身后不對勁。

她腳步一頓,轉身,只覺得一抹刺眼的燈光刺入眼中,她用手遮擋光源,一輛大型商務車迅速開過來,拉開車門,下來兩個人,連拖帶扛地將她扯進車廂里,她完全沒有反抗的機會,車門關閉,商務車驅車離去。

歸寧也沒想反抗,她不認為憑借她一己之力能跟已經準備好的綁匪斗爭。既然反抗沒用,不如心平氣和地接受現實。

所以……此刻商務車內出奇的安靜。

安靜到綁匪覺得他們是不是陷進了一場陰謀,因為被綁架者太平靜,平靜到仿佛在坐自家的私家車,綁架的人不是壞人而是她的保鏢,連他們早準備好的迷藥都沒用上。

如果不是事先知道,一個小姑娘能這么平靜?

可如果事先知道,為什么沒有人現身救她,眼睜睜地看著她被劫走?

兩個綁匪對視一眼,其中一個拿著刀子沖歸寧兇:“妹子,你被我們綁架了!你給我老實一點,別想耍什么花招!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!”

歸寧掃了他一眼,“噢”了一聲,頭靠在椅背上,閉上眼睛:“到了地方喊我,我先睡一會兒?!?/p>

在圖書館查了一天的資料實在太累了。

綁匪無語地看著歸寧頭一歪,靠在椅背上,當真睡過去的樣子。

“老大,我們是不是綁錯人了?”那人小聲問。

另外一人從歸寧的書包里翻出學生證,仔仔細細地看,上面寫著歸寧的大名沒錯。

“好好給我看著!別讓她耍什么花招!”老大郁悶地說了一句。

顯然,歸寧不需要被看著,也根本無心?;ㄕ?,一路上她十分安靜。

直至商務車開到了一個廢棄的大別墅中,她被綁著,下車走了一段路后,被丟進了一間小黑屋。

“老實待著!”送她進來的人丟下這句話后,便將小黑屋鎖起來。

關上門,歸寧聽見兩個綁匪的對話——

“老大,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?”

“有什么不好?”

“這姑娘最近好像歸陸淮南管?!?/p>

老大明顯沉默了一下:“陸,陸淮南管著又,又怎么樣?”

結巴表明了他的緊張。

小黑屋里的歸寧勾起嘴角,那個“面癱南”好像挺厲害的樣子,誰聽見他的大名都害怕,不過,誰說她歸他管了?

在來的路上,歸寧雖然閉上了眼睛,卻并未睡著。

從綁匪的談論中,她分辨出,對方是父親的競爭對手,在一次競標中敗給了父親,所以派人查到了她的學校,把她綁架了,用她要挾父親無條件讓出中標名額。

對于被綁架這種事,歸寧并不是很害怕。歸福貴在她身上裝了跟蹤器,她的定位很快便會被警方獲得。

這是歸富貴作為一個商人,對家人最基本的保護措施。

商人多多少少都會與人有利益上的沖突,綁架這種事雖不是家常便飯,但也是他們這類人比較熟悉的作案方式之一。

里邦是在歸寧失蹤一小時后接到了學校的電話。

發現歸寧失蹤的是她同寢室的室友于蘇木,新生里和歸寧一起被評為新?;ǖ呐?,她向來心細謹慎,到了關寢室門的時間,見歸寧仍未歸,于蘇木覺得不對勁。

她今天也去了圖書館,她比歸寧提前半小時離開圖書館。和歸寧不同,其間她因為有事出入圖書館很多次。

于蘇木經過圖書館后門時,看見一輛停了很久的商務車,邊上還站著兩個外校男人,看上去不太好惹,其中有一個人在打電話,言語間提到了歸寧的名字。

也許是女生的第六感,于蘇木覺得歸寧沒回寢室跟那輛商務車和兩個外校男人有關,于是跟宿管阿姨稍微提了這一點。

由于歸寧的身份,宿管阿姨不敢怠慢,忙聯系了學校領導,領導覺得這事不簡單,調出了學校圖書館那一帶的監控,發現歸寧果然出事了。

歸寧是什么人?陸中集團陸家太子爺親自跟他們打過招呼要照拂的人,萬一有什么差池,根本負責不起,學校的人立刻聯系了里邦。

當時陸淮南正在家里開一個跨國視頻會議,接完電話的里邦,推門而入,走到陸淮南身邊,俯身在他耳邊說了句話。

下一秒,視頻對面的老外們,見陸淮南眉頭一皺,起身,將耳麥拿下丟在地上,披上外套,離開了他們的視線,遠遠的,只聽見被丟棄的耳麥里傳來他低沉冰冷的聲音:“我建議報警……”

Part 6

視頻里的老外面面相覷:“南去哪里?”

“據說南的小孩丟了?!?/p>

“What?(什么)”老外聳聳肩膀,“南什么時候有小孩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誰知道,我也是剛知道?!蹦侨俗匝宰哉Z,“南果然深藏不露?!?/p>

里邦接通警局的電話,一邊跟在陸淮南身邊,一邊與電話那頭的人說話。

掛了電話后,里邦跟在陸淮南身后上了車:“陸總,警方那邊打電話來,說在歸寧小姐身上發現有定位。她在小湯山御上別墅區一棟廢棄的別墅內,警方的人已經出發了?!?/p>

“小湯山?”陸淮南問。

“對?!崩锇罨卮?,“離我們很近?!?/p>

“開車?!?/p>

“是?!?/p>

當陸淮南和里邦到達定位地點時,警方已經在外面埋伏好了。

警察局的隊長跟陸淮南雖沒交情,但也知道他是陸中集團的一把手。便讓警員跟陸淮南說了里面的情況:“綁匪一共五人,都在里面。是一場商業糾紛的案子,他們綁架受害者,主要是針對受害者的父親……”

“對方叫什么名字?”警員沒說完,便被陸淮南打斷了。

警員頓了一下,跟隊長眼神交匯。

里邦忙出來打圓場:“別誤會,我們陸總聽說也是商場上的人,所以想問問名字,看看我們是否認識?!?/p>

隊長沉默片刻,說出一個名字。

里邦皺了皺眉:“果然是他?!?/p>

隊長問:“你們認識?”

“認識,在工作上有過接觸?!崩锇罨卮?。

陸淮南看著安靜的廢棄別墅:“現在里面什么情況?”

警員回答:“他們挾持了人質,需要談判官,談判官在趕來的路上……”

“我進去?!标懟茨险f,“我跟他們談?!?/p>

警員為難地看著隊長。

隊長說:“陸先生,這不符合規定?!?/p>

“只要救出人,沒有什么規定不規定?!?/p>

警隊隊長對他的態度很不悅:“如果出了什么事情……”

“我負責?!标懟茨侠淠卮驍鄬Ψ?,已經完全不想跟他多說。徑自轉身,觀察這四周的情況。

警隊隊長面色很難看:“什么大少爺做派?!”

“隊長息怒?!本瘑T安慰他,“那是陸中集團的太子爺,連我們局長都親自接待的人,我們這種小角色還是少得罪他比較好?!?/p>

“少得罪?”隊長冷哼一聲,“以為是我爹呢?要我供著他?”

警員為難地問:“隊長,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

“怎么辦?他想送死,我為什么還要攔住他?”

隊長的話雖不好聽,但仍和隊員部署了一個安全策略。

隊員心里嘀咕,隊長就是口是心非,嘴硬心軟。

里邦覺得讓陸淮南親自進去不妥,但他也知道,陸總決定的事情,沒人能阻攔。

警方的人給陸淮南遞去一個耳麥,能隨時了解里面的情況。

眾人眼睜睜地看著陸淮南無所畏懼地走進去,不知內情的人紛紛猜測,里面被綁架的是陸中集團太子爺的什么人,竟如此重視,連自己安全都不顧,親自去救人。

陸淮南不過進去十來分鐘,對于在外面等待的人來講,卻是度秒如年。

“砰!”

忽然,荒廢別墅里傳來一陣槍響聲。槍聲是怎么響起來的,沒人知道。只知道同一時間,陸淮南耳麥里的聲音一并消失了。

里邦緊張起來,陸總該不會出事了吧?

警員也有此想法:“隊長,里面情況未知,我們是否行動?”

隊長皺眉,盯著一聲槍響后歸于平靜的別墅,對著對講機下命令:“各小組注意,準備行動!”

有槍聲。

關在小黑屋中的歸寧聽見了,她動了動被綁著的手腕,已經麻木得好像不是自己的手了。

小黑屋只有一個方形窗口,看起來只有她一個拳頭大,飛飛蒼蠅蚊子之類的倒是綽綽有余。

歸寧自嘲,這時候她還有心情開玩笑。也許下一秒,她就會被綁匪偷偷一槍斃命。

警方的人沖進去后,看見的是倒在地上的五個綁匪,幾人縮成一團哀號。

“抓起來?!标犻L下令,五個綁匪立刻被控制住。

隊長看著綁匪臉上和身上的傷痕,冷笑一聲:“這大少爺,還真有兩下子!”

當歸寧在黑暗的小屋子里被關了五個小時后,并不堅固的木板門從外面被人踢開,她第一眼看見的人不是警察,而是陸淮南。

木門的廢屑紛飛中,陸淮南站在門口,穿著黑色的大衣,身形筆直,背對著光,俊逸的輪廓,熟悉的面孔,英雄一樣闖進了她的視線里。

在那一刻,歸寧一向平靜無瀾的心猛烈地跳動起來。

適應了屋內的黑暗后,陸淮南一眼看見角落里的歸寧。他大步跨到她身邊,用刀將她身上的繩子劃開,低聲問:“有沒有受傷?”

歸寧搖搖頭。

陸淮南便沒再多問,彎腰,將她打橫抱起,大步往外面走

歸寧靠在陸淮南懷里,看著他一臉嚴肅地對耳機里的人說:“人救到了?!?/p>

出了黑屋,外面都是穿著制服的警察,警笛聲,救護車鳴笛聲。

歸寧的視線里卻只有陸淮南剛毅的面孔,棱角分明的下巴,緊抿的唇。

這張嘴的主人寡言少語,偶爾還喜歡多管閑事,但這一刻,歸寧竟覺得陸淮南的多管閑事也不是那么令人討厭。

陸淮南抱著歸寧一路穿過一排排的警察,走到救護車邊,將她抱上擔架,交給醫生。

車門在歸寧眼前關閉,這時她才瞧見陸淮南原本英俊的臉上都是塵土,一絲不茍的頭發也亂了,衣服也亂了,看起來比她還狼狽。

可他的表情還是那么嚴肅,淡漠,雙眸還是那樣的深沉而黑暗,就像她第一次見到他時那樣,濃郁的黑,深不可測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淮南以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/5873816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6:54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