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(一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2-11 13:57:13|字數:3710

Part 1

“你是不是瘋了?”金家,金董事長教訓著金海泉:“你知不知道陸淮南是什么人?他的女人你也敢碰?”

金海泉憋屈地站在金董事長面前:“我就是喜歡那姑娘!”

金董事長恨鐵不成鋼,指著他的鼻子大罵:“那么多姑娘你嫌不夠,非得去碰人家的?我怎么生了你這種沒用的東西?我警告你,你平時在外面怎么玩我都不管你,你要是再敢得罪陸淮南,這個金家你就別回來了!”

金董事長說完負氣離去。

一直跟在金海泉身邊的賈全小心翼翼地走到金海泉身邊?:“小金總,我看你暫時別惹金董事長了,而且金董事長說得也沒錯,外邊多少女的想貼著小金總您,干啥非得陸淮南身邊那個……”

賈全還沒說完,便受到了金海泉的白眼:“你是剛認識我?我金海泉看上的女人有得不到的嗎?”

“可是金董事長他……”

“不讓陸淮南知道是誰碰了他的女人不就行了……反正我又不跟她結婚,圖個新鮮。這世上保持神秘的方式有很多種,我看那小美女也是挺清高的,要是真被我怎么樣了,她還能去跟陸淮南訴苦?”

賈全聽金海泉這樣說,是要準備搞事的節奏啊,頓時朝金海泉豎起大拇指:“小金總不愧是小金總!”

不知道是不是拆穿了歸寧,回別墅的路上,歸寧都悶不吭聲,一臉“生人勿擾,擾者必揍”的樣子。

里邦感受到車內的沉默,一臉嚴肅地開著車,沒敢說話。

到了別墅,歸寧率先下車,往別墅走去。

陸淮南下車,看著歸寧的背影,大抵是她說讓他教她過肩摔被拒絕了,所以不開心。

里邦遲疑地問:“陸總,歸寧小姐她……”

陸淮南:“沒事,你先回去吧?!?/p>

里邦:“好的,陸總?!?/p>

里邦離開之后,陸淮南轉身朝別墅走去。

歸寧不開心,因為她被拒絕了。本來只是開玩笑試探陸淮南,想著他對金海泉說的那句:“我的人你也敢碰……”

歸寧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小竊喜,所以便提出了這個要求。沒想到他想也不想就拒絕,反倒讓她心里郁悶了起來。

歸寧知道自己的性子被慣壞了,從小到大被父母慣的,認識陸淮南之后,雖然他這人慢熱性格又孤傲,話也不多,但從認識到現在,基本上什么事情還是依著她的,所以當他第一次拒絕她,她便覺得心里不好受了,像有一股氣憋在心里,令她很煩悶。

歸寧剛上樓,正要回房間,便聽見身后傳來腳步聲。她知道是陸淮南來了,便加快腳步往上走。

“回來!”陸淮南的聲音在歸寧身后傳來。

歸寧心里氣啊,根本不理陸淮南,徑自往上走。剛走了沒幾步,她只覺得眼前一花,被人從后面扛起來。

陸淮南直接將歸寧攔腰扛起,下樓,摔在了一樓大廳的沙發上。

歸寧看著居高臨下望著她的男人,對方一臉嚴肅:“我是不是把你慣壞了,嗯?”

歸寧“哼”了一聲,撇過小腦袋不看他。

兩人都好強,遇事從不先低頭,此刻兩人對峙,氣氛又僵硬起來。

歸寧靠在沙發上,面前是陸淮南,她心知自己走不了,也不著急,就靠在沙發上,臉朝著外面某處,反正就不正眼瞧他。

堂堂陸中集團的陸大少爺,出席任何場合,誰都對他畢恭畢敬,又敬又怕,唯獨這小姑娘,從一開始便對他充滿敵意,現在更是無所畏懼,有恃無恐。

陸大少爺無奈了,妥協了。他覺得自己很無聊,竟然跟一個小姑娘置氣,想想都覺得可笑。

“想學?”陸淮南的聲音淡淡地傳來,“我不是說過給你找老師,為什么非得我親自教你?”

歸寧心知陸淮南已經放緩了態度,心里竊喜,面上還是裝作生氣的模樣:“就是想要你教我,沒有原因?!?/p>

陸淮南笑了:“是不是像你們這一代的小孩,都這么任性?”

歸寧坐直了身體:“什么我們這一代的小孩,陸大少爺,你才比我大幾歲?裝什么老?我爸讓我喊你叔叔,你還真當自己是叔叔了?”

陸淮南嘴角微揚,沒有再與歸寧爭辯。

歸寧看著他臉上的笑容,淡雅如風,引人注目,好看極了。

她直視他,眼睛一眨不眨,看得分外認真:“陸淮南,你以后多笑笑吧?你笑起來這么好看,卻總不愛笑,多可惜??!”

歸寧的腦門上被陸淮南毫不留情地敲了一下,他睥睨她一眼,斥了一句:“耗子騎在貓背上!”然后轉身離開。

歸寧愣在那里,倒不是被陸淮南敲愣的,而是他那句話,耗子騎在貓背上——好大的膽子。

歸寧笑了,朝他挺拔修長的背影喊了一聲:“陸淮南,你去哪???不教我過肩摔,我還是一樣會跟你生氣的?!?/p>

陸淮南頓了頓,微側頭,輕描淡寫地說了句:“還不跟上來?”

歸寧隨即從沙發上站起來,心情美妙。

Part 2

陸淮南在別墅里有一個健身室,平日里歸寧沒事的時候也會去練一練。從那天開始,那里便成了陸淮南教她格斗的地方。

不過陸淮南不是每天都有時間,只能在不忙的時候教她一點。

歸寧不介意,并且樂此不疲。

那天下午放學,陸淮南準時去接歸寧。

回家的路上,歸寧忽然指著前方的紅綠燈:“下個路口左轉,我想去買衣服?!?/p>

陸淮南看著歸寧理所當然地把他當成司機,沒吭聲,在下個路口的時候左轉。于是,陸中集團人人害怕的陸大少爺這天成了歸寧的司機、拎包助理以及刷卡機……

“謝謝,您的男朋友真帥!”刷完卡后,服務員這樣說。

陸淮南聽見了,正要糾正:“我不是……”

“謝謝?!标懟茨显挍]說完,便被歸寧打斷,她抱著他的胳膊一臉微笑地感謝服務員。

陸淮南側頭瞥了歸寧一眼沒說話。

回家的路上,歸寧的心情一直很好,這樣的好心情一直維持到去健身室。

難得今天陸淮南有空。

站在試衣鏡前,歸寧看著換好鍛煉服的自己……是剛買的……

在選擇衣服的時候,她有偷偷看拎包等她的陸淮南,她當時手里是一件很性感的訓練服,不用試,她便知道穿在身上的效果。

此刻,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事實證明,她的選擇沒錯。

黑色的吊帶緊緊貼著歸寧身前的圓潤,顯露她漂亮的腰線,腰線以下是只到大腿根部的短褲,裹著她挺翹的臀部,露著修長白皙的雙腿。

歸寧給這套運動服打一百分,她抬手將長發扎成馬尾,幾縷發絲散落在白皙漂亮的頸項。

隨后,她打開門出去。

健身室中,陸淮南正站在窗邊打電話。

買衣服的時候,歸寧順便給陸淮南也挑了一套,不過他沒穿,身上穿的依舊是平常的運動服。不過,不穿也不妨事,反正他穿什么都好看,穿什么她都喜歡。

正接電話的陸淮南聽見這邊的動靜,習慣性地瞥了一眼,頓了頓,再轉了過去。

歸寧站在原地微笑。

陸淮南淡漠地對電話那頭的人說:“先這樣,掛了?!?/p>

掛了電話后,陸淮南看著走到身邊的歸寧,皺眉,不一會兒,他說?:“去把衣服換了?!?/p>

歸寧低頭看了看自己,再看了看陸淮南,堅定地說:“不?!?/p>

陸淮南平靜地看著歸寧,雖然他沒再說什么,甚至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生氣的樣子,但他的眼神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。

歸寧清楚地感覺到,陸淮南生氣了,是那種,對她很失望的生氣。

最終歸寧還是屈服了,反正……陸淮南依她那么多次,她屈服這一次也沒什么不可以。

“換就換!”歸寧轉身氣呼呼地去換衣服了。

歸寧的那點小心思陸淮南一眼便能看穿。

陸淮南捏捏眉心,有點頭疼。

歸寧再次出來的時候是一套正常的運動服,她明顯感覺到陸淮南的臉色稍緩了一些。

歸寧心情也緩和了下來,就當陸淮南害羞吧!反正他的行事作風就是網上說的那種老干部形象,明明比她大不了幾歲,卻總在她面前裝老成。她心寬大氣,就不跟他計較了。

這樣平穩的生活在每天早晨起床能看見陸淮南為自己準備的早餐、送自己上學,放學后準時出現接她的日子里慢慢度過。

歸寧覺得這大概是她從小到大,心里渴望最多的一段時間了。

渴望什么……當然是渴望陸淮南了。

這么長時間以來,陸淮南對她很好,也如外界傳言的那樣,寵溺她??蓺w寧總覺得少了一點什么。

一直到某一天晚上,歸寧照例靠在房間的落地窗邊看月亮,看著看著便看見樓下穿著睡袍的陸淮南下了樓,走到了院子里。

不一會兒,一個長相十分秀氣婉約,氣質有江南女子般水墨繾綣的女人走過來,歸寧當時便想到古人的一首詩:“態濃意遠淑且真,肌理細膩骨肉勻”。

歸寧見兩人在院子里交談了一會兒,陸淮南便帶著那女人進了屋子。

陸淮南交際那么廣,這姑娘可能是他的親人,也可能是他的朋友。

可當歸寧看見陸淮南伸手想輕撫對方的額頭時,頓了一下,改成輕拍她的背以示安慰,她便知道這個女人對于他而言,不是一個簡單的朋友或親人關系。

后來歸寧知道這個女孩叫展瑜,是陸淮南愛了很久的女人??烧硅は矚g的人是陸淮南同父異母的弟弟陸澤漆。

歸寧大概知道為什么陸淮南那么厭惡陸澤漆了,原來是他搶了陸淮南心愛的女人。

不知道為什么,歸寧有點幸災樂禍。歸寧也終于知道,陸淮南對她的好,缺少了什么。

以前歸寧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在看見展瑜時,她明白了,陸淮南的確對她很好,卻像哥哥對待妹妹,絲毫不含兒女私情。說得不好聽一點,他對她一直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照顧她,為了彼此的商業合作,如果沒有父親的那一層關系,估計他都不會理她吧?

歸寧很煩躁,好想現在就下樓去,聽聽陸淮南和展瑜在樓下說什么。

可是她控制住了自己。不管她有多喜歡陸淮南,她都在心里告訴自己,千萬別變成那種死纏爛打的女人,那樣,不但陸淮南不可能喜歡上她,她自己都厭惡自己。

太理智的結果便是歸寧一整晚都失眠,而那一整晚,展瑜都沒離開過別墅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淮南以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/5873821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1:51:16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