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這是你趕我走的懲罰(二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2-11 15:34:46|字數:4280

Part 3

歸寧走出房子,才看見倚在車邊的陸淮南,里邦就在他身邊。

從下飛機到這里,他一直在那兒等著她,好像她一直不出來,他便會一直等。

此時已經是晚上了,夜風很涼,歸寧走了過去,一聲不吭地拉著陸淮南坐進車里。

陸淮南看歸寧的臉色有點不好。

他以為她又發高燒了,下意識地摸了摸她的額頭,溫度平常,他這才放了下心。

歸寧望著他的眉眼,說:“陸淮南,謝謝你幫我找到我爸爸?!?/p>

陸淮南溫和地笑了笑:“寧寧,跟我不需要太客氣?!?/p>

“嗯?!彼龁?,“你剛剛怎么不跟我一起進去???”

陸淮南沒有立刻回答,思忖片刻才說:“寧寧……抱歉,有的時候我不知道怎么面對這種情況,我覺得,可能有外人在場,你們會尷尬……”他委婉地問,“你懂我的意思嗎?”

歸寧懂,陸淮南是想給他們一家人空間,不想打擾到他們。還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幫她找爸爸……

歸寧想起在飛機上陸淮南告訴她,睡醒了就能看見父親了,本以為只是安慰她,沒想到他一個人默默地將所有事情都做好了。

“你不是外人?!睔w寧輕輕地說,“你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?!?/p>

陸淮南被“救命恩人”這四個字逗笑了,不過他笑起來始終是淺淺的笑,清淡悠遠,卻勾人心魄。

歸寧看了一眼,垂眸說:“之前我一直誤會了我爸媽,以為他們是真的想把我嫁給那個周毅,我剛剛才知道,原來是爸爸早知道有一天自己的病情會嚴重,所以想要找一個人照顧我。陸淮南,我是不是真的很自私?從來都顧著自己,沒想過家人?!?/p>

陸淮南從沒見過這樣的歸寧,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心事,他說?:“我相信,你家人希望看見的就是你現在這樣隨心所欲地生活,否則他們不會從小到大把你當成公主一樣寵著,不是嗎?”

是啊,陸淮南說得一點都沒錯,他們即使是讓她跟周毅在一起,也是為了她的后半生著想。

“以前我總覺得賺不賺錢,繼不繼承家里的產業都沒關系,只要活得開心就行,現在想想,我真的太單純了,如果不是家人這么努力,我怎么會有這么好的生活?如果沒有錢,家里人生病了,我能有什么能力去救他們?”

說到這里,歸寧更加低落了:“只是我現在才明白這些,會不會太晚了?”

“不會?!标懟茨陷p聲哄她,“說明我們寧寧長大了?!?/p>

歸寧抬頭看著陸淮南,真好啊……還好有他。

如果不是陸淮南在身邊,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,她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處理,或許她現在還在機場等待轉機,因為三亞沒有直接飛到她老家的航班。

如果不是他,也許到現在家里還是一團亂。

“陸淮南……”歸寧忽然撲進陸淮南懷里,“我原諒你了,你幫我找回我爸爸,抵消了過去你對我所做的一切,我不怪你了。但是你要答應我,以后再也不會有其他女人,你再也不會讓我離開了?!?/p>

突如其來的擁抱,讓陸淮南一怔,隨即,他輕輕地抱著她?:“好?!?/p>

雖然只有一個字,但他會用余生的愛實現這個“好”。

歸朝來是在晚上十點多醒的,徐耀青守在床頭睡著了,用人去準備消夜了,所以歸寧從車窗外看見歸朝來獨自出來時,忙從車上下來,跑到他跟前,驚喜地說:“爸爸,你醒了?”

歸朝來看了歸寧一眼,繼續往前走。

歸寧有些茫然:“爸爸,你要去哪兒???”

從小到大,每次父親看見歸寧都很開心地喊她“寧寧”,從未出現過像現在這樣根本不搭理她的情況。

聽見歸寧的詢問,歸朝來說:“我要去給寧寧買面條,寧寧最喜歡吃我煮的面條,其他人煮的都不愛吃?!?/p>

歸寧無措地看著他,自從歸朝來忙于做生意,便沒有再給她煮過面條了,有很長一段時間,她都賭氣不再吃面條。

直到陸淮南第一次在酒店給她做面條,她想起小時候歸朝來不忙的時候總會給她做消夜,一碗面加一個雞蛋,她就很滿足了。

初中,歸朝來工作忙的時候,歸寧與他見面的時間少了,甚至有段時間一個月都見不著。

現在她聽見歸朝來忽然說出這句話,有片刻的茫然和苦澀。

歸朝來說:“給寧寧做好早餐后,寧寧才會乖乖去上學?!?/p>

“爸……”歸寧望著眼前的人,哽咽地說,“我已經長大了,不上學了啊……”

歸朝來皺眉看了歸寧一眼:“小姑娘,你是誰呀?年紀輕輕怎么不上學呢?”

“爸……”歸寧整顆心都痛了,她說,“我是寧寧啊,你怎么不認識我了啊……我是你的女兒啊……”

歸朝來聽見這話,仔仔細細地端詳她,看著她眼中含淚,卻也擋不住她精致的五官和美貌:“瞎說,雖然你也長得好看,但我還是覺得我家姑娘長得更好看!小姑娘,趕緊回家吧,別再認錯人啦,你不是我的女兒,我女兒還在上小學呢!”

說著歸朝來便往前走,歸寧想要攔住他,卻被陸淮南制止了,他對她搖了搖頭。

陸淮南跟上歸朝來:“伯父,您想去給女兒買面條嗎?”

“是啊……”歸朝來一邊走,一邊說,“我要去市場的老蔡那兒買面條,寧寧最喜歡那家了,買了面條才能給寧寧做她喜歡吃的雞蛋面?!?/p>

陸淮南說:“天太晚了,要不然您坐我的車,我帶您去買?”

歸朝來看了一眼天空,再看了一眼陸淮南,感覺這么年輕又英俊的小伙子應該不是個壞人,不會對他做什么,于是點了點頭?:“那好吧……”

陸淮南讓里邦帶著歸朝去車上,他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一動不動的歸寧,知道歸朝來變成現在這副樣子,歸寧一時間很難接受,他走到歸寧面前,知道再多安慰的話都多余,只說:“我們上車吧!”

到了車邊,才發現歸朝來和里邦起了爭執,具體來說,應該是歸朝來死活不肯坐后面,非要坐在副駕駛座上。

里邦想的是坐后排,歸寧能夠照顧他,所以很為難。

歸寧知道后,低語:“以前爸爸不開車的時候就愛坐副駕駛座,他認為副駕駛座是最不安全的,在發生事故的瞬間,司機會本能地打方向盤躲閃,副駕駛座就會正面對上撞來的車,所以他從來不讓我跟媽媽坐在副駕駛座上?!?/p>

聽見歸寧這樣說,里邦才知道自己又做錯事了,他看著陸淮南,見陸淮南朝他示意了一下,便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,恭恭敬敬地讓歸朝來坐進去。

陸淮南親自打開了后座的門,一手搭在歸寧肩膀上,柔聲說:“上車吧?!?/p>

歸寧“嗯”了一聲,幫歸朝來系好安全帶后鉆進后座,看著一臉期待、像個孩子般望著前方的歸朝來,她輕聲說:“爸爸,我就在你后面,有什么事喊我就行?!?/p>

歸朝來沒有回答,依舊望著前方,也許在他的世界里,現在沒有什么比給女兒買面條更重要的事了。

歸寧見歸朝來沒反應,便不再說什么,心情低落地坐在后面。

Part 4

“往好的方面想,也許這個時候是他最開心的時候,不需要每天忙碌到沒有時間陪妻女,不需要心懷愧疚,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?!标懟茨系穆曇粼跉w寧耳邊淡淡地響起,“寧寧,他現在是快樂的,不是嗎?”

歸寧看著父親的側顏,他現在的確是快樂的,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聽不到外界的聲音,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再也不用理會別人的想法和意見,可是歸寧從來沒想過爸爸要的自由,是以這樣的方式到來的。

“以前我喜歡吃蔡叔叔家的面條,爸爸每天都去蔡叔叔那里買。記得有一次,爸爸因為工作太忙,就隨便在小區門口的超市買面條煮給我吃,我死活不吃,我賭氣將自己關在臥室里,爸爸過來敲門說面煮好了,我卻怎么都不肯出去。直到爸爸實在有事不得不離開,我才偷偷開了門,然后看見了飯桌上熱騰騰的面條。

“那應該是爸爸很認真煮好的一碗面,我卻因為跟爸爸賭氣,任性不吃?,F在想起來,真的很后悔,過去的我怎么那么任性,一點都不理解父母的辛苦。這么多年過去了,蔡叔叔家的店早關了,爸爸還記得要去那里買面條?!?/p>

陸淮南看見歸寧神情低落,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,心疼極了。

他一把將歸寧扯進自己懷里,抱著她,安撫著她,說:“好了好了,別想過去的事情了。乖,我相信,如果現在你爸爸清醒著,看見你現在這副樣子也會心疼得不行。還有我……寧寧,乖一點,不要讓我這么心疼好嗎?”

歸寧悶在陸淮南的懷里沒吭聲,將臉埋在他的懷里,像一只受傷的小貓咪,本能地需要溫暖與懷抱。

最后面條是陸淮南找到了老蔡家買回來的。

這么多年了,老蔡也從歸寧印象中的叔叔變成老頭,人老了,孩子長大了,所以便沒讓他再干賣面條的活了,讓他在家里安享晚年。

老蔡雖然已經很久不做生意了,不過年輕時候就是干這行的,所以家里平時多多少少都會備著一些面條。

陸淮南事先讓人查到了老蔡的家庭住址,直接讓立邦開車去了。

雖然事先交代過,但老蔡看見歸朝來的模樣,還是大吃了一驚,倒是歸朝來看見他像見了老熟人一般,說:“老蔡啊,讓你給我準備的面條怎么樣了?這次我要多買點,我家寧寧啊……最喜歡的就是你做的面條了!”

雖然老蔡很不能接受歸朝來變成這樣,但還是很憨厚地領著歸朝來進門:“來,我給你拿?!?/p>

老蔡將家里的面條都拿了出來,裝好遞給歸朝來。

歸朝下意識地從兜里掏錢,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,出門的時候根本就不記得帶錢,自然是掏不出什么的。

歸寧出門匆忙也沒帶錢,還是陸淮南將錢遞給她,她拿給歸朝來。

歸朝來愁眉苦臉地說:“我明明帶錢了啊,怎么會找不著呢……姑娘,謝謝你啊,我先借你的錢,回去就還你!”

歸寧想說不用還,但也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用。

老蔡本就不想收錢,看見歸朝來遞錢過來的時候,說:“老歸啊,你忘記了嗎?你每次在我這里買面條都是提前給了一年的錢,這錢啊,你不用給我?!?/p>

“??!是嗎?”歸朝來拍了拍腦袋,“噢,我記起來了!”

他將錢還給了歸寧:“姑娘啊,謝謝你??!”然后拎著面條笑得跟個孩子似的,“我請你去我家吃面條吧?!吃我家寧寧最愛吃的面條!”

歸寧:“好啊?!?/p>

歸朝來寶貝地抱著面條離開后,歸寧看著老蔡說:“謝謝你啊,蔡叔叔?!?/p>

“客氣了!這么多年沒見,小寧都長這么大了?!崩喜陶f,“以前老歸來我這里拿面條時總抱怨自己太忙了,越來越沒多少時間給你做飯,可是他也煩啊,每天公司里一大堆事情等著他處理,他實在分身乏術。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,老歸很晚才來我這里,憔悴得不行,問了之后,我才知道公司陷入了低谷,可是他不敢跟你們說,那晚他跟我說,要是這次沒撐下去,未來真的只能吃面條了……可是他不想妻女跟著他吃苦,他結婚的時候就發過誓一定要讓妻子和孩子過得好,絕不會讓你們吃一丁點苦。

“幸好??!老歸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候,小寧??!父母老了,這一輩子沒什么想要的,就是希望你能過得好,可是做兒女的還能陪父母多久呢?上學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,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孩子后,能夠陪伴在父母身邊的時間更少了,所以,珍惜與父母在一起的時光吧……”

是啊,這世界上最遺憾的事情是——我長大了,你卻老了;我有能力報答,你卻不在了……

歸寧回頭看著坐在車上的歸朝來抱著面條像抱著極其寶貝的東西,鼻頭發酸,很難受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淮南以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/5873896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2:02:08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