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到家了喊你(二)

作者:木子喵喵|發布時間:2019-12-11 15:40:00|字數:3488

Part 4

歸寧坐在出租內,司機問:“請問去哪?”

“先隨便開吧……”

司機從后視鏡里看了歸寧一眼沒說話,發動車,毫無目的地在市內游蕩了一圈之后,司機問:“姑娘,還沒想到去哪嗎?”

歸寧說:“去陸中集團吧?!?/p>

“好嘞!”司機立刻在前面調轉頭,往陸中集團開去。

他沒忍住,問:“姑娘是遇見了什么不開心的事嗎?”

歸寧靠在后座,望著窗外,難得開口跟一個陌生人說:“我誤會了一個人,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?!?/p>

“嗨!我還以為什么事!”司機說,“只要人在身邊,再多的誤會也能解釋。只不過是拉不拉得下臉的問題,所以姑娘啊,有什么話雙方說清楚就行,只要別因為太多還來不及解釋的誤會產生了一場悲劇就行?!?/p>

司機將歸寧放在陸中集團門口,他探出頭給歸寧加油打氣:“姑娘加油,向被你誤會的人解釋,他一定會原諒你的!”

面對熱情的司機,歸寧失笑:“謝謝?!?/p>

司機駕車離開之后,歸寧站在陸中集團樓下看著眼前的高樓,半晌,才走進去。

歸寧走到前臺,她說明來意后,本以為會遭到拒絕,畢竟陸淮南的身份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。

沒想到前臺看了歸寧一眼,問:“請問女士您的名字是?”

“歸寧?!?/p>

“噢,歸寧小姐?!鼻芭_立刻說,“陸總吩咐過,只要是歸寧小姐來公司,無論什么時候都可以見到陸總。歸寧小姐,請跟我來?!?/p>

歸寧恍惚了一會兒,跟著前臺往樓上走去。

電梯直達陸淮南的辦公室外,電梯門一開,正巧遇上了里邦,里邦沒想到歸寧親自來了陸中集團。

前臺說:“里特助,這位歸寧小姐說想見陸總?!?/p>

里邦: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?!?/p>

前臺走了之后,歸寧站在里邦面前。

里邦說:“陸總現在正在開會,我進去通報一聲?!?/p>

“不用了?!睔w寧攔住里邦,“讓他先忙吧?!?/p>

她看了一眼四周,指了指不遠處的沙發:“我坐著等他就行?!?/p>

里邦也被歸寧下了指令,不能打擾陸淮南工作,不用管她,忙自己的就行。

結果這一忙,直接忙到晚上十一點。

歸寧這幾天都沒睡好,等著等著便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歸寧醒來的時候,是被臉上摩挲的觸感弄醒的,她迷糊地睜開眼睛,便看見了陸淮南,他逆著光,輪廓被光影勾勒得深刻,俊眉輕擰,睫毛長而濃密,眼眸深邃。

歸寧靠在沙發上,沒動,小聲地說:“陸叔叔,對不起……我誤會你了?!?/p>

她說:“我看見王欣了……”

淮南已經知道了歸寧今天去SJ的一切事情,那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小姑娘又回來了。

陸淮輕撫她的長發,嗓音低沉清潤:“寧寧,我們回家吧?!?/p>

歸寧很困,下車后,回別墅的一段路,是陸淮南背她過去的。

歸寧撒嬌一般地將臉埋在他的肩膀上,問:“陸叔叔,你會一直像現在這樣對我好嗎?”

“會?!?/p>

“唔……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吧……”

歸寧困得不行:“我睡一覺,一會兒到了喊我?!?/p>

“好,到家了喊你?!?/p>

前方的路,在路燈下漸漸清晰。

陸淮南背著歸寧一步一步地往家走,過去他一直偏離航道,任黑暗吞噬。直到遇見她,他才明白,他走過所有的黑暗都只為和她碰頭。

原來,淮南以寧,唯有她能給予他歲月的沉淀與安寧。

番外:陸先生的小心思

自從接手陸中集團,陸淮南的飯局一場接著一場,從最初的不適應到最后的習以為常,飯局已經成為家常便飯的事情。

但自從將歸寧帶在身邊,陸淮南的飯局明顯減少了。

那次是老爺子點名要陸淮南到場的飯局,所以他沒有準時接歸寧回家,讓里邦去接,卻被拒絕了,沒辦法,他只能親自去學校將歸寧接回來。

再去飯局上的路上,歸寧很乖、很安靜地跟在陸淮南身后。

里邦正在向陸淮南匯報:“這次跟金氏集團的合作,老爺子是看在往日的交情上,所以今天的飯局就是走個過場,剛剛陸總您離開接歸寧小姐的時候,金董事長的獨生子金海泉也來了,不過這個所謂的小金總就是個紈绔子弟,經常借著金家的背景在外面為非作歹,喜歡各種美女,尤其是年齡小的嫩模。金董事長只有這一個兒子,從小嬌生慣養,只要沒做什么太出格的事,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……”

陸淮南帶著歸寧往里走,聽著里邦絮絮叨叨地說著,忽然頓住了腳步。

跟在陸淮南身后的歸寧毫無防備,撞了上去,俏麗的臉上滿是疑問與不滿,她莫名其妙地看著忽然停住腳步的男人。

沒想到陸淮南的神情比歸寧還不滿,他正一臉嚴肅地打量著她,他穿著黑色鑲金邊的西裝,金線在燈光下閃著細細的碎光,襯得他的五官越發干凈清朗。

歸寧的不滿在這么好看的顏值下漸漸緩和了,她仰著頭,一雙如水般的眼睛望著他,問:“怎么了?”

陸淮南看了歸寧一會兒,對里邦說:“把她帶到隔壁?!?/p>

這是聽見里邦匯報金氏集團獨子時,陸淮南臨時做的決定。

像他們那種富貴子弟,沒幾個男人不花心,明明知道這群人都是這副樣子,但陸淮南第一時間知道飯局上有這么一個人時,便不想讓歸寧與他見面。

不過這些話,陸淮南自然不會說。

歸寧雖然比他小很多,但她很聰明,聽陸淮南這么一說,靈動的眼睛一轉,在陸淮南轉身往電梯口走時,扯住了他的衣角。

陸淮南回頭,便看見歸寧一雙晶瑩透亮的眼睛,她歪著頭問:“陸叔叔,你不想我跟你一起去,是不是害怕我會被別的小哥哥搶走???”

被歸寧當面這樣問,陸淮南微怔,在工作上無所不能的陸家大少爺竟然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歸寧眨了眨眼睛,仿佛從陸淮南的怔愣中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,她笑了,如面朝日光的向日葵,熠熠生輝,令人心動。

“我知道了,陸叔叔,放心吧,我不會被其他小哥哥搶走的?!睔w寧揮揮手,“你去忙吧,我自己吃飯就行?!?/p>

說完,歸寧又對里邦說:“里特助,我們走吧?!?/p>

看著歸寧跟里邦離開的背影,陸淮南竟然松了一口氣。

陸淮南從沒有過這種情緒,很奇怪,像自己的寶貝太過耀眼,不想被人看見,便想方設法地藏起來。

陸淮南想起歸寧問的話:“你不想我跟你一起去,是不是害怕我會被別的小哥哥搶走???”

嗯,陸大少爺黑眸微沉,是有點這么個意思。

后記歸寧想給陸淮南一個家

箭鷹會把出生時第一眼看到的生物視為父母和親人,終生相隨、不離不棄。

小時候的陸淮南有些自閉,以至身邊幾乎沒有朋友,有的人因為他是陸家大少爺不敢輕易接近;有的人因為他的性格只敢遠遠地看著。

可是小展瑜不一樣,她性格天生活潑可愛,第一次被帶到陸家便看見陸淮南這個好看的小哥哥,毫不猶豫地向他伸出了友誼的小手:“淮南哥哥,我是展瑜,我可以跟你做好朋友嗎?”

那一刻起,他們當“好朋友”,當了這么多年。

在外人看來,展瑜在陸淮南身邊這么多年,只是為了向他討要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陸淮南也知道,但這些東西對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,就像別人向他借了紙筆,說想寫點東西,他說拿去便是。

在陸淮南枯燥的工作與生活中,展瑜的“討要”成了他唯一的調劑。

如果不是遇見歸寧,陸淮南也不知道自己會從展瑜的牢籠中解脫。

就像我們沒有遇見喜歡的人之前,都覺得“喜歡”一詞不值得一提,遇到之后,就開始變得矯情。

人一旦有了感情,就窩囊得不行,一邊罵自己沒出息,發誓再愛也不回頭,但如果那個人朝你伸出手,你還是會跟他走。

陸淮南、歸寧和展瑜,就像畸形的三角形,歸寧本以為他們會一輩子這樣糾纏下去,可最終她還是累了,放手了,從這個奇怪的三角形逃了出去。

是她的逃離,讓這原本不該存在的三角形碎裂了。從那一刻開始,陸淮南看清了自己的感情。

都說他最愛的女人是展瑜,他那么冷漠寡情的一個人,卻任由展瑜在他身邊為所欲為,這不是最愛嗎?

連他都以為這是愛。

后來陸淮南才知道,他就是那只箭鷹,因為展瑜是第一個朝他伸出雙手的人,所以他誤以為她是一生的“摯愛”,終生相隨、不離不棄。

可錯認就是錯認,永遠不可能成真。

陸淮南雖然由著展瑜作,但他是清醒的,他清醒地知道自己離不開歸寧之后,便主動去尋找那個被他傷透的小姑娘。

我曾經在微博上看見一位讀者的留言,她說:“不管陸叔叔有多壞,我始終對他討厭不起來,我想看完他跟歸寧的故事,希望他們有個完美的結局?!?/p>

總覺得,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,只是每個人的角度不同。

從歸寧的角度來說,雖然陸淮南做了那么多傷害她的事,但他也哄過她,把所有能給的好都給她,在她的認知里,無所不能的陸先生是孤獨的,是寂寞的,他只是習慣將自己強大的地方展現在別人面前,那些人看不到的脆弱的陸先生,他的脆弱,只在她一人面前表露過。

陸叔叔不是個好人,但也不算壞。

歸寧想給陸淮南一個家,也許有一個溫暖的家,他的棱角會漸漸被磨平,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,她的陸叔叔也會變得明亮而溫暖。

木子喵喵

2019年7月3日

  

  這本書到這里就完結了,好舍不得,文中肯定有我思慮不周的地方,或者是沒想起的漏洞,但是親們無怨無悔的陪我到最后,到結局,真的真的很感動。再次感謝所有關心和支持此書的讀者們,如果沒有你們,就不會有我這本書出現。

  

  最后再推薦一本我覺得特別好看的書《寵妻不停:總裁老公不罷休》(http://www.thestatesmen.net/book/42054),這本書的故事特別精彩,希望和大家分享。

  

  最后的最后,等待我開新書!我愛你們!

 

  《寵妻不停:總裁老公不罷休》

  

  第1章 你好!金主1

  

  豪華的套房里——

  年楚逸一個翻身反守為攻——

  “小妖精,你就這么一點本事嗎?”

  年楚逸倒抽一口涼氣,神色深邃隱晦,將她放平在床上。

  “才一個周不見,你就變得這么調皮了?不好好懲罰你一下,你就要上天了?!?

  這個年楚逸,對女人還真是不溫柔。

  盡管如此,唐玉還是對他嫵媚的笑著,只要他高興,她更不要臉的事都做得出。

  同樣,她漂亮的眼底沒有一絲感情,他為了新鮮和快樂,加上她用條件威脅年楚逸,所以他才和她簽訂為期三個月的包養合同。

  就算她再累,她也要去衛生間將自己一身的污垢沖洗掉,還要吃下那顆小藥丸,以免自己因此懷孕。

  剛拿開他的手,年楚逸便睜開眼來,伸手將起身的她一把抱住。

  將她從新拉回了床上——

  唐玉的身體頓了一下,背對著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,皺了皺眉沉靜而清淡的說道:

  “我要去吃藥……”

  “明天醒來再吃,現在睡覺?!?

  他的話桀驁霸道,仿佛天生的王者一般,掌握著眾生的命運,而此刻她的命運完完全全的掌握在年楚逸身上。

  唐玉知道他說得出做得到。

  能夠在年楚逸身邊呆上一個月,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聽話,唐玉從來不會去違背年楚逸的命令。

  當她醒來的時候,身旁已經沒有那個男人的身影了。

  房間里幾乎看不出那個男人昨夜里來過。

  床頭柜上,安靜的擺放著一杯白水和一顆白色的小藥丸,她知道是年楚逸幫她準備的。

  唐玉沒有一絲猶豫,將那藥丸吞了下去,只有吃了這個,她才不會懷孕,才有機會繼續呆在年楚逸的身邊。

  放下水杯,旁邊還有一張白色的支票,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一百萬的數額,還有尾處年楚逸的簽字。

  一個月一百萬,對她已經很是大方了,果然年楚逸對女人很大方。

  如他所說,他對女人一向大方,只要這個女人值得!

  唐玉將手里的支票小心翼翼的裝到錢夾里。

  好看的眼底閃過一絲狠戾。

  三個月前,她重生了,老天有眼,讓她能再活一次。

  在上一世二十八歲的生日宴上,她被男朋友求婚了,原以為她會成為最幸福的新娘,和一生鐘愛的男人永遠在一起。

  沒想到一個小時不到,就在酒店的房間里發現了男朋友和閨蜜偷-情的畫面。

  她萬萬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她身上。

  當初她為了男朋友在商場上有立足之地,十八歲就被迫成為商業場上的交際花,商場如戰場,男人們個個如狼似虎的盯著她,女人們個個嫉妒她,恨不得殺了她。

  這些她都能一一應付,因為她愛他,所以為他付出是應該的——

  他曾說不在乎她身子不干凈,至少她第一次是給的他。

  但是沒想到,撞破兩人的好事后,男朋友第一句話就是罵她“臟”!

  她不敢置信,心灰意冷,想要離去,可那時男友和閨蜜卻不讓她離開——

  最好的朋友親手將房門關上,斷了她的后路。

  她就那樣直愣愣的看著他。

  眼淚止不住流下來——

  “沐離,你說過愛我一生一世的?!?

  她質問他,他卻不屑一顧的看著她。

  “有你在,我一輩子都會抬不起頭做人的,你算算,你被多少男人睡過,雖然他們現在都被我踩在腳下,可我心里過不去那個坎?!?

  聽到這里,她的身體已經開始止不住的戰栗,不是這樣的,不該是這樣的,她為了他的前程,為了他能立足,所以才去討好那些男人的,所以才……被那些男人蹂躪。

  她聽見沐離笑了。

  “呵呵……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現在我成功了,所以,你還是去死吧,唐玉,下輩子,但愿你別遇上我?!?

  說完,只聽一聲響。

  唐玉倒在血泊中,耳邊似乎還聽得見張狂的大笑聲,她不甘心,不甘心就這樣死了,死得太冤枉,死得太不值。

  如果有來世,她一定不會活成那樣,她再也不會為一個男人傾盡所有,再也不會那般傻傻的愛一個人了。

  蒼天有眼,她活了,回到了十年前,擁有著十八歲的身體,二十八歲的心智。

  回想到這里,唐玉的臉上閃過一絲決絕。

  起身來到了浴室,打開淋浴——

  看著鏡子中,女人的身體就是女人最大的秘密武器,上一世她就明白了這個道理。

  這一世,她只為自己活,只為復仇而存在!

  

  這本書的地址是http://www.thestatesmen.net/book/42054,點擊下一章可以接著看!

  
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淮南以寧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50604/5873900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2:03:54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