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

作者:金魚籽|發布時間:2020-05-14 11:16:16|字數:1711

  男神很快就發現她身上濕漉漉的,渾身都在微微顫抖。

  “你怎么搞得?”眸色一沉,語氣不免有些嗔怪的意味。

  黎漾順手就給沈連煜指了個方向,三個罪魁禍首見勢不好就要溜。

  “老雷,先把這三位帶下去,再把她們的父母一起請到溫家?!?/p>

  沈連煜的語氣淡淡的,但是任誰都聽得出這是狂風暴雨前的寧靜:“小爺我今天要好好跟他們算算這筆賬!”

  黎漾瞬時熱淚盈眶,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!

  但是,有一個問題她一直很困惑。

  原著里的沈連煜是那么的桀驁不馴、瀟灑肆意,究竟愛原主什么呢?

  是無與倫比的盛世美顏?還是她圣潔如白蓮花一般的氣質?

  剛才她還說原主眼瞎,合著沈連煜的眼睛也不太好使。

  明明溫余那樣陽光的大家閨秀才更討人喜歡才對??!

  這一個個的三觀都飛去哪里了?

  “沈連煜,你不要這樣,她們也是聽說了一些謠言,為了維護溫余才不小心傷到我的……”

  黎漾努力地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她決定為了穩住男神,先維持好白蓮花的人設。

  “你還替她們解釋?對得起你這豬頭臉嗎?”沈連煜冷哼了一聲。

  豬頭臉?

  什么豬頭臉……

  黎漾迅速在包房角落里找到一面壁鏡。

  一看人就差點兒崩潰。

  鏡中的這張臉,哪里還有什么盛世美顏,白嫩嫩的肌膚上多了幾道抓破了的紅痕,左側臉頰更是紅腫到像是得了炸腮,明顯還有幾個巴掌印兒,嘴角還隱隱有些血跡……

  這哪里是打了一巴掌,這分明是要毀她容貌??!這群渣渣,早知道就把那碎酒瓶扎她們臉上了!

  黎漾氣得牙癢癢,要不是男神來早了,她非要開了她們的腦殼不可!

  “沈連煜,我真是看錯了你,不替溫余伸張正義也就罷了,居然還護著這個不要臉的賤人!”

  那個被打的女人惡狠狠地瞪著黎漾:“臭表子,你等著被溫家掃地出門撿垃圾去吧!”

  沈連煜輕撫她紅腫的臉頰,劍眉微蹙。

  “老雷!”

  緊接著,幾個巴掌就落在了那個女人的臉上。

  清脆的巴掌聲交織著刺耳的哀嚎,聽著真他么的爽!

  沈連煜漠然俯身把黎漾抱了起來。

  公主抱!

  黎漾心里小鹿亂撞,男神的胸膛果然寬闊,此刻在她的心中,打耳光的老雷就是著名的鋼琴家肖邦。

  不禁感慨,幸虧他喜歡的是原主而不是溫余,否則她的下場一定會比原著里更慘吧。

  黎漾想到這里,伸手扯了扯他的風衣衣襟:“你答應我,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溫余好不好?本來就是誤會,我怕她會因為我跟她的朋友們產生裂痕?!?/p>

  沈連煜小心翼翼地抱著她,語氣中盡是恨鐵不成鋼的意味。

  “小爺最看不慣你這副委曲求全的樣子!那個寧可被打死,也不改姓的黎漾去哪了?”

  原來沈連煜對原主一直都抱有小時候的濾鏡??!

  那她現在改人設還來得及嗎?

  不行不行,太突兀了,還是慢慢來吧。

  不過,提到小時候,黎漾想到了書中【改姓】這一段故事。

  原主是個孤兒,自小就被溫家旁支收養,八歲被送到溫余身邊陪伴。

  可是因為她拒不改姓,讓本就寄人籬下的她更是吃盡了苦頭。

  上至溫家家主下至溫家傭人,都時時刻刻提醒著她,她是個孤兒,是溫余給了她這樣奢華的生活,她應該感恩戴德,為溫余當牛做馬。

  而她唯一的指望就是來自溫余對她的維護,可某一天她無意中聽到溫余和溫夫人的對話。

  ——“余兒,我說過多少次了,你不要把什么好東西都塞給那個丫頭?!?/p>

  ——“媽媽,都是一些我不稀罕的東西,黎漾喜歡就給她唄,不然也是要扔掉的呀?!?/p>

  從那時起,原主就發誓要奪走溫余最珍視的東西。

  “因為我長大了呀,人不就是要經歷一些磨礪才會成長嗎?”黎漾強撐起一抹笑容來。

  這笑容中夾雜了多少苦澀,刺痛了沈連煜的眼。

  “呵,你說長大就長大了?”

  沈連煜聲音帶著一絲沙啞,瞥到她身上的某處,暗道:還真是長大了。

  不是……男神你的關注點不應該在讓黎漾脫離苦海嗎?

  黎漾目光灼灼地望著他:“沈連煜,我已經20歲啦……”

  一道極沒有眼色的聲音在面前炸響:“沈連煜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  得,原著里的第一個名場面,終于還是來了……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穿書后,我和反派大佬洗白了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67136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67136/5980745 閱讀此章節;

2021/1/14 14:27:30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视频在线_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